教育新思维: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需要有立界意识

 

■刘发建

一个教师朋友在QQ群里抱怨:“现在的教育对后进生太纵容,对教师太苛刻,有专家认为温和的教育是万能的。老师不敢管,也不能管他们,出了事,还是归咎学校教育!”

这话有点奇怪,如此批判“温和的教育”,难道要学校对学生实行“严打”才好?这些年因为“严打”而酿成的校园悲剧还少吗?

一方面是“温和养祸”,另一方面又是“严打闯祸”,教育何以陷入这种左右为难的尴尬境地呢?我认为,现在的教育缺少了一些最基本的东西,可能在源头上出了问题。

先来看看足球比赛吧!若是你把球踢出了界线外,裁判就会判由对方重新发球;你背后铲球,就得吃黄牌;禁区内犯规,就会判罚点球。无论是谁,无论多大的腕儿,都得乖乖遵守这些规则。

反观我们的教育,到底是不是一个有边界的足球场?是不是一个有基本规则的游戏场?或者说,教育的边界在哪里,教育的基本规则有没有?

不少老师说,我们手上没有黄牌,没有红牌。言下之意,就是期待上级主管部门或学校能赐给教师“尚方宝剑”。于是乎,就有了“教师拥有批评学生的权利”等明文规定。然而,这样的“尚方宝剑”管用吗?

一位教师的实例:开学之初,用两周时间,让同学们充分酝酿商讨,订立班级公约,然后把班级公约做成红牌和黄牌,随身携带,出现违规,就可以掏牌处理。因为黄牌和红牌不是班主任单方面设立的制度,而是同学们共同商讨后达成共识的“公约”,是他们为自己立的界。

教育的红牌黄牌,不是某机构能够授予的“尚方宝剑”,而是教师和学生相互达成的一种共识和规则。如果没有达成基本共识,即便某部门授予你“开除学生的权利”也不管用,因为学校教育是教师和学生之间的事情。

足球场上的规则,不只裁判需要,运动员更需要。若没有这条边界,足球便失去了魅力,也没法玩了。教育也应该帮助孩子们立界,即便是那些所谓“差生”,也是需要规则意识和行为边界的。或许他们从小就没有得到过参与立界的机会和权利。

教育,就是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,在他们需要立界的时候,及时帮助他们形成边界意识。立界了,该怎样,就怎样。具体立哪些界,引导孩子自己想,自己定。

如果不立这个界,不管是“温和的教育”,还是“严打的教育”,最终都是无能为力的!